《为保住白鹭家,他扬言要点燃汽油桶 “白鹭爸
资讯
2019年老总信箱红字大全-信箱红字-今日特马结果_礼包纸箱批发
admin
2019-04-11 13:31

本文图片 封面新闻
连续几天的高温后,一场夜雨,退了热。
四川广汉双福村双福变电站旁边的一片园林,鸟儿在树冠上飞进飞出,或者一头扎进麦田和油菜地。
这片园林的主人,被网友称为“民间爱鸟人士”、“白鹭爸爸”、自称“白鹭卫士”的廖全福因涉嫌“寻衅滋事”于4月3日被德阳市公安局旌阳区分局刑事拘留。
而他被刑拘的导火索,便是4月3日当天早上广汉当地对他园林里的高压线路下的树木危及电力设施重大安全隐患的紧急处置,高压线路下面超高的树木和竹子被砍掉。
当时没在家的廖全福,出现在德阳市区,他将车停在德阳市城区长江西路的一处人行道上,从车里拿出了汽油桶,并拧开了盖子,一手拿着打火机。
两分钟后,他被保安控制,随后被警方带走。
排危
高压线路下的超高竹木被砍伐
4月3日早上8点过,双福村廖全福的园林里,成百上千的鸟儿正在晨雾里欢腾。时而再树冠进进出出,时而在草地上蹦蹦跳跳,时而又在麦田和油菜地里嬉戏。
敲门声打破了园林的平静。广汉市政府相关部门以及广汉供电部门的人员来到这里,将对广汉市南丰镇220千伏双福变电站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内超高树竹进行清理。
廖全福的园林便位于高压线路下面。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内也在清理范围内。
见敲门没有得到回应,工作人员便对园林围墙外的超高树木进行砍伐清理。
油锯锯木头的声音惊动了园林深处的女主人。她们走出来,打开了大门。
“一大早,很多人来到我们家里,开始砍树。”廖全福的女儿廖凡告诉记者,来的人太多,她们阻挡不了,所以就只有让他们砍了。
记者在廖全福家的园子看到,围墙内外都有树被砍,但都在高压线路下面。主要是生长比较快和树形比较高大的黄桷树、白杨树一类,较矮的桂花、紫薇树等,则没有被砍掉。
据了解,220千伏双福变电站是广汉市两个220千伏供电电源点之一,主要承担着广汉市北部区域的供电任务。
对于此次砍伐清理,由广汉市委市政府主办的“微新广汉”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广汉市成功消除一处电力安全隐患”。
广汉供电局发布的一份告知书。
阻拦
砍树会影响鸟儿孵化繁殖
树木砍伐后,被锯成了段,堆放在围墙边或者园子里的行道旁。
具体有多少棵树被砍,廖凡说她还没有去看。
廖凡说,父亲就是觉得近来是鸟儿孵化的季节,现在砍树会把鸟儿伤害到,甚至可能会把树上鸟巢里的蛋摔坏或者幼鸟摔死,所以他就一直不同意砍树。
“鸟儿今年也很奇怪,往年都是在靠近河边的林子,今年都跑到高压电线这边来了。”小廖指着林子里正在飞的鸟儿告诉记者。
记者注意到,园林里树上鸟儿不多,大多都在林子下面的草地里嬉戏,发出阵阵欢鸣。时而有些鸟儿会从草丛里窜上天空,然后找个树枝停下来梳理自己的羽毛。记者试图通过大声吼叫的方式惊飞鸟群,但没有鸟儿飞起来。
小廖说,这些鸟儿在这里住惯了,已经不怕人了,“它们知道我们不会伤害它。”
在廖全福园子院墙上,贴着几张喷绘,上面写着“野生鸟类栖息林,繁殖期间,请不要大声喧闹,谢绝参观。
记者注意到,园林里高大的数目上,裸眼望去,并没有看到鸟巢。廖凡告诉记者,桂花树这些枝叶茂盛的树里多一些。
至于这次砍树到底对鸟儿的生活产生的怎样的影响,到底有多少鸟巢被毁、鸟蛋掉落和幼鸟死亡,廖凡说还没有去调查和统计。
廖某拎出的汽油桶。
警方
他拧开了汽油桶,并拿着打火机
4月3日早上9点04分,一辆越野车停在了德阳市长江西路一处人行道上。廖全福从车上拿来了汽油桶。
德阳市公安局旌阳分局刑警队陈警官告诉记者,廖全福提着汽油桶走到车后面的地方,拧开了盖子,并把打火机拿在手上,“左手拿着打火机,右手拿了一些纸。”。
据陈警官介绍,期间他扬言要点火,并让保安走远一些,不要伤着了。
随后,廖全福被控制住。“他当时还挣扎着想去点燃汽油桶。”陈警官介绍。
当天下午,廖凡接到了警方的通知,说廖全福因为涉嫌寻衅滋事已经被旌阳公安刑事拘留,并给她了拘留通知书。
“爸爸当时可能因为听说树被砍了已经失去了理智,太不应该这样做了。”廖凡说,车上的那桶汽油本来是拿来给割草机用的,“哪里知道他会拿出来嘛。”
律师
公共利益面前,个人利益应该让步
德阳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四川康伦律师事务所主任冷鑫鸿表示,廖全福的树木和危及高压电线路是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冲突,树的所有权是个人的,但是超高的树危及到了高压线路的安全,危及到了更多人的用电安全,因此在公共利益面前,个人利益应该受到一些制约,而不是无限的,同时应该向公共利益让步。
冷鑫鸿主任同时表示,如果在砍树这个过程中涉及到补偿,那么树的所有者应该依法维权,并且通过调解、起诉等国家赋予的合法渠道进行。如果个人采取了国家法律法规所不允许的方式、不依法维权,那么是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的。
“廖全福拧开汽油桶拿出打火机的行为,首先肯定是涉嫌寻衅滋事了。如果他在人群中或者人员密集场所这样做,可能还会危害公共安全。”冷主任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仅仅是想伤害自己,因此涉嫌寻衅滋事。
看守所来信
“如果回到那天,我愿放弃我所做事情”
4月4日,廖全福给老婆和女儿从看守所里写了一封信,他再信中表达了后悔之情。
他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件事教训是深刻的,伤害是久远的,真心说声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余生能在此呆多少年……”
除了对妻子和女儿的问候,廖全福还在信中特别关照他的母亲,“请她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要挂念我,当我在外孤行。”
信里他还说,如果回到那天,我愿放弃我所做事情。但世上没有后悔药……请原谅我所做的事件对你们大家带来的伤害与恐惧。
即便是在看守所里,他还在关心牵挂他园子里的那些鸟儿,他让女儿“做好死亡幼鸟、鸟蛋、损毁鸟巢的数量统计”。
“你看嘛,对我和我妈都没关心几句,在他心里鸟比我们还重要。”廖凡说。
虽然父亲在信里有交待,但她并没有去统计,“他这一下子把这么大一个园子交给我和妈妈,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还是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对于父亲的执拗,廖凡说她和母亲也劝过多次,“可他就是听不进去。”
当然,廖全福也意识到了自己当天行为的失当,他在信中说“应对这次事件负上应有的法律责任。”
他和这个变电站已“斗”了8年
此次“砍树风波”,实际上早在2011年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当时廖全福园林里的树还不高大,当时还只是一个30亩的苗圃,一些水鸟在这里歇脚。
2011年底,一个变电站即将在苗圃旁建设,廖全福是坚决反对,认为这会影响鸟类的栖息和觅食环境。
但,变电站很快便进入了施工建设阶段。
为能挪走与苗圃一墙之隔的变电站,2012年12月,廖全福以“生物多样性描述刻意回避事实”和“公众调查作假”等数条理由,向四川省环保厅申请撤销川环审批(2010)410号批复(下称410号批复)。
2013年7月,四川省环保厅在《行政监督决定书》中称,在该项目的环评审批中,并未发现廖全福所称的重大虚假陈述和遗漏。因此,不予撤销此前批复。
随后,他更是将四川省环保厅告上法庭。一审开庭审理后,廖全福的诉求被驳回。上诉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26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变电站建好了,廖全福的树也越来越多、越长越高。
为了保护园子里的鸟儿和树木,廖全福将园子用高高的围墙、铁皮栅栏等围了起来,防止人们随意进入。
慢慢地,廖全福的苗圃长成了园林,他还从外地运回来了旧砖木修建了复古仿古的房子,一条小河被他治理得河水清亮,女儿也回到这里和他一起打理园子。
很多爱鸟人士也经常在他这里开展活动和聚会,很多外省得朋友也慕名前来。甚至还有外国友人到来。
这几年,廖全福虽然还是对变电站不满,总算两家相安无事地做了几年邻居。
直到2018年8月14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广汉市供电分公司向廖全福送去了《危及电力设施安全的告知书》,希望廖全福尽快消除高压线路下面的树木安全隐患。
但廖全福没有同意。
4月3日,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和电力部门工作人员上门,对高压线路线面得超高竹木进行了紧急处置。
在树木被油锯和砍刀紧急处置得时候,廖全福在德阳城区拿出了自己越野车上的汽油桶,并扬言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