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柱”何冰这次不傻,称人生就像腌酱菜
娱乐
2019年老总信箱红字大全-信箱红字-今日特马结果_礼包纸箱批发
礼箱包装
2019-02-20 21:48

  原标题:“傻柱”何冰这次不傻,称人生就像腌酱菜

  新京报讯(首席记者刘玮)由刘雁编剧,刘家成执导,何冰、王鸥、刘蓓主演的年代剧《芝麻胡同》将于2月22日起登陆北京卫视。该剧讲述了改革开放前的数十年间,以严振声(何冰饰)为代表的严家人,围绕着经营“沁芳居”酱菜铺生意所引发的一系列故事。日前,新京报专访导演刘家成、主演何冰。两人此前在京味剧《情满四合院》中已经有过一次合作,在何冰看来,《芝麻胡同》之所以将故事背景选择在“酱菜园子”,是因为酱菜的过程就像人生,“成长是腌制的过程,酸甜苦辣都要融进生活,最后的味道才能透彻、筋道。”

  在执导这部《芝麻胡同》之前,刘家成坦言自己已下定决心不再接拍京味儿戏。“太多了,我说别给我局限在京味儿剧里拔不出来了。”让刘家成回心转意的,就是《芝麻胡同》的剧本,上至大的故事结构,下到塑造的每一个人物,都非常准确细腻,“这个戏我不能放过。”

  演员要知道什么不能演

  《芝麻胡同》是何冰与导演刘家成的第二次合作,在此前合作的《情满四合院》中,由何冰饰演的“傻柱”形象深入人心,还成功摘得第24届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在《芝麻胡同》中,何冰饰演了一位生意人,作为百年老字号酱菜铺的传人,他一方面要不断强化经营之道,肩负养家重任;另一面,他为人厚道,诚实守信,将酱菜技艺发扬光大。

  何冰说,“北京人都爱面子,出门一定会捯饬好。尽管回来他就是一个做酱菜的。”不同于《情满四合院》中傻柱的简单执拗,严振声身上呈现出了更丰富的侧面,何冰评价道,“这两部剧的历史阶段不一样,《芝麻胡同》是在新中国成立前的民国时期,他要面对的世界更加复杂,兵荒马乱、时代变迁;其次他要面对的人物关系也要更丰富一些,上有老下有小,孙男娣女一大家子,当这些都负荷在一个人身上时,就会更加饱满。”

  在何冰看来,“严振声是个丈夫,是个父亲,是个买卖人,也是个好兄弟。”因为角色的复杂性,在最初准备角色时,何冰也并不知道对的方向在哪,但他明确了塑造严振声的错误方向,把错误的问题规避成为他揣摩角色的第一步。“当我看到这个剧本时就知道有个错误是一定不能犯的,那就是去扮演一个老爷。如果谁都去演他的社会身份,那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他是个丈夫,是个儿子,在家里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不在买卖铺子里的时候他就不是个老爷了。”

  何冰以自己和太太为例,分享了对“夫妻”关系的看法,“比如说我和我太太,这关系都是不断变化的。谈恋爱那会儿我演大哥,她演小妹妹;后来演情人、爱人;结婚两年后自动变成了母亲。其实生活中每一天都在变,要买包的时候又变成妹妹了。一个男性与妻子情感的变化,代表着你生命中不同关系的几个阶段。”

  “我和刘蓓太容易代入夫妻关系了”

  新京报:严振声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何冰:他身为一个酱菜铺的老板,严把质量关,不掺假,是一个正直的商人。而且他隐忍,他上有老下有小,个性也更压抑。我生活中离《情满四合院》的傻柱比较远,不是很敢说的人,更像严振声,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我也是北京人,最熟悉北京人的生活。严振声虽然精明,但他忠于自己的家庭,不管是在他得势还是失势的时候,这一点可以说是人物最吸引人的地方。

  新京报:你和刘蓓生活中是好朋友,剧中演夫妻,可以很快进入角色吗?

  何冰:我和刘蓓太容易代入夫妻关系了,我俩的经历、年龄都相同,对家庭最忠诚和最不堪的想象也都一样。两口子打架能打到什么份儿上,不能打到什么份儿上,这些我俩的认知都特别一致。媳妇发脾气,那就听着,也能还嘴,但是不能提“离婚”,这是底线。

  新京报:很多观众都觉得你是“京味人物”担当,你自己怎么看这个称呼?

  何冰:可能有人觉得你这个年纪了,守住演北京人这一块就挺好的,我并不这么想。以前年纪小的时候,没勇气,现在年纪大了反而希望演没演过的角色,不然做演员干吗。

  新京报:你和刘蓓在剧组会经常和其他演员一起聚会吗?

  何冰:一个剧组需要时不常地聚一下,又不能老聚,否则成酗酒了,我和刘蓓是剧组的老演员了,这个节奏可以把握得很好。一般40天的时候是最累的时候,关键的时刻需要加把劲,我们看看这个时间合适,就一起聚一下,大家一起鼓劲。

  表现老北京人的面子和里子

  《芝麻胡同》的故事以1947年的老北京为背景,剧情跨度三十余年。在编剧刘雁眼里,老北京最鲜明的特色,不仅在于老北京人骨子里的“宽厚、小心眼、包容、较真”,还在于语言中自带的幽默感。“北京人身上那种东西是有地域特点的。尤其是语言,是黏糊糊的,正话反说、反话正说。比如这人吝啬,我们会叫他铁公鸡、琉璃耗子、玻璃猫等,这几个形容词你用吝啬、抠都无法代替。”正是带着对老北京的热爱,刘雁在《芝麻胡同》里,写出了老北京人的局气,老北京人的讲究,老北京人的“倔”与“轴”。

  刘家成说,自己就是老北京。之前大家提到新中国成立前的北京,一般都会想到“龙须沟”、“骆驼祥子”,穷、脏乱差,没有展现出北京人的讲究。在刘家成看来,北京人讲里讲面,装也得挺一会儿。“像北京爷们儿,看似简单,看似不在意,但再穷也都会有一两身好行头。”刘家成解释说。“比如我奶奶,喝茶永远要喝好的,超过她生活标准的茶。我看上世纪40年代北京的老照片,旗袍有各种颜色,质地都非常好。你看他穿的布鞋、帽子都很简单,其实都是老字号。”在《芝麻胡同》中,将展示出北京人的这些“讲究美”。

  不担心京味戏有地域限制

  在刘家成执导的《情满四合院》中,何冰扮演的傻柱实际上是北京人的个例,混不吝,像胡同串子似的。刘家成说,真正的北京人可能更多是《芝麻胡同》中严振声这样的人,他有一种隐忍,按北京人自己讲话说就是比较惜命,真正遇到事儿时他不会轻易去拼命。“反而是隐忍到极致,那一瞬间的爆发才体现了他男人的一面,这样的人物是更真实细腻的。”

  至于“京味戏”是否会受到地域影响的限制?对此,刘家成表示,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这种质疑声中,《情满四合院》的时候质疑最高,京味剧过不了江。“当时有人出主意,把四合院改成筒子楼,我说那就别拍了,单元楼怎么能前脚出门,后脚推邻居家的门就进,不是那么回事。但我相信好的作品不会被这个限制住,《茶馆》不仅全国演,还全世界演,最后看的还是人物、情感。”

  王鸥挑战30年年龄跨度

  从之前曝光的《芝麻胡同》片花中可以看出,王鸥饰演的牧春花与刘蓓饰演的林翠卿,无论从形象还是人设上对比,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特点。

  片花中牧春花身着一袭素雅干净的白衣,一头俏丽的短发,凸显出她利落果敢的性格特质。在王鸥看来,牧春花是特别聪明,做事果断,有侠义、有大爱的一个北京大妞。

  进组之后,在和导演、何冰、刘蓓聊天的过程中,王鸥对这个人物又产生了不一样的感受,牧春花在剧中要经历三十年的年龄跨度,“她不仅是一个太太,她还是一个母亲,她的人生有很多重的角色变化,其实是很有深度的。”王鸥认为牧春花对严振声的情感起源于老爷的“救命之恩”,“报答”成了牧春花最初的行事动机,“牧春花在想要去报答的时候,她就愿意为这个人付出自己的所有,甚至生命。爱他所爱,爱所有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所以,她包容了姐姐(林翠卿),和姐姐拥有了两个女人之间很特别的一种情分。”

  如果说牧春花是小家碧玉的邻家女,那么由刘蓓饰演的林翠卿便是成熟泼辣的“大女人”,她掌管严家家务事儿,帮助严振声把严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她说一不二,看通透,可谓是活得明明白白。生活中林翠卿喜欢海派流行歌曲,仔细入微处处讲究,而在对待丈夫和为人妻子方面,她则十分传统。

  活得这样自在的林翠卿,却迎来了丈夫即将娶牧春花入门的噩耗,编剧刘雁坦言,林翠卿是他最心疼的一个角色,为其倾注的感情也最为深切,“我可怜她、怜悯她,一个正常的家庭出这事,结发夫妻心里一定比谁都难受憋屈,林翠卿也是近代中国妇女受苦受难的典型人物。”随着剧情发展,林翠卿身上也浮现了刻薄刁蛮的一面,有着自己的私心和心计,但保持不变的,仍是善良的本心。

  刘蓓说,在林翠卿的心里只有一段感情,但随着剧情发展,林翠卿和牧春花之间反而萌生了一种情谊,“渐渐产生了‘母女情’,两人像母女间倾诉时,林翠卿就开始想告诉她怎么做会好。”

  用“酱心”打造年代感

  既然身为酱菜铺的老板,《芝麻胡同》中也引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酱菜制作工艺,为了将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完好地传递给观众,导演刘家成亲自拜访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酱菜工厂,了解腌渍酱菜的道道工序,力图还原最真实的酱菜制作过程。片中所呈现的酱菜也都来自百年酱菜品牌。片花中,严振声遵从传统酱菜制作工艺,选料考究,还亲自监督酱菜每一道制作工序。

  此外,为了呈现更原汁原味的时代印记,导演将老北京民俗手艺、天桥的街头杂耍等标志性地域文化元素加入剧中,再现了胡同的生活气息。从片花中可看出,《芝麻胡同》中的布景无论是墙壁、门窗,还是年代感十足的黄包车、洋汽车等道具,都力求还原出时代的真实感。据悉,剧中严家居住的大院,大到四合院的整体结构、布景,小到每一个房间的布置、家具的摆设,以及众多老物件儿的置办等,全都立足于历史资料一一进行还原。

  据刘家成介绍,剧组搭建了一个前院,一个后院,还有一条胡同和一个酱菜院子,面积一共1.5万平方米。服化道更是没有预算限制,力求保证品质,“做得好就做吧。”何冰说,布景上的专业对演员很有帮助,“演员最难就是相信这个情景。需要外景、布景、服装来帮助。”

  新京报记者刘玮编辑佟娜校对赵琳

  关键字: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