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进球我都在脑海里想象”
国际
2019年老总信箱红字大全-信箱红字-今日特马结果_礼包纸箱批发
admin
2019-04-23 13:50

作为一名球迷,每当置身现场,除了感受现场喧闹的气氛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关注场上球员的每一个动作细节,享受那些令人沉醉的精彩技艺,并在自己的脑海中记录那些震撼的瞬间。
但在大连队主场的看台上,却有着这样一位特别的球迷,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他无法认清每个队员的容貌,也看不到现场比赛的画面,甚至,他与比赛实况之间,还间隔着十五秒的延迟。
他叫王国亮。
 驱车沿着东快路一路向北,再沿着东方路一路奔东,地道的大连人都管这个地方叫“老甘井子”。虽然地脚并不偏僻,但每次走进这里都会感到别有洞天,整齐的石油大罐和林立的工厂大楼错落在海边,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一直往里走,就到了王国亮的家。
王国亮父子在主场看台上为球队加油。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今年57岁的王国亮是一位盲人球迷,在他很小的时候,王国亮的视力较普通人就有所差距,但那时仍然能够看清事物,大概有0.8的水平,这并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然而,随着年龄渐大,王国亮的视力也在不断衰退,2010年的时候,他的视力仅有0.1,这意味着他仅能勉强看清视力表上最上面一排字。
在2013年经过一次手术之后,王国亮的视力也没有如预期般恢复,反而继续下降。直到现在,除了还有一些光感,他已经完全无法看清眼前的东西。
 如今,每次到现场看球的王国亮都会揣着收音机,静静地坐在看台上,靠着收听收音机里的解说来了解比赛的战况。
“因为听收音机和现场比赛中间大概有15秒左右的延迟,所以每当进球之后,儿子就会第一时间跑过来告诉我,然后我再调大收音机的音量,在脑海中想象这个球是哪个球员传给哪个球员,然后怎么打进的。”
王国亮(左)在场边。图片来自@叶明睿Ray
 “我不知道他们都长什么样子”
 由于眼睛的问题,在2010年之后,王国亮就很难在现场看清比赛了,每逢去现场看球,也需要儿子的陪同。直到现在,大连一方队的大多数球员,王国亮都不知道他们的模样。
 说起现在球队里最喜欢的球员,王国亮说他最喜欢队长秦升还有外援穆谢奎,“每次听比赛都能从解说员的描述中感到秦升在场上非常卖力和拼命,我知道大奎是一位黑人球员,门前得分能力很强。”
 本赛季大连一方的阵容,王国亮知道模样的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因为之前看过他们在大连队踢球,所以我还能记得朱挺、赵明剑、赵旭日这些人的大概样子,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想他们的样貌应该也有变化了吧。”
 “听说万达回来了,我很激动”
 2014年之前,由于儿子王乐祥在外念大学,没有时间带着王国亮到现场看球,所以那时王国亮只能自己在家打开电视或者收音机来听比赛,无法到现场让王国亮感到焦急,巨大的心理落差也让他倍感失落。
 据王乐祥的回忆,去年2月份听说万达要重新支持大连足球,父亲当时特别激动,立刻让儿子去买了两张套票,要坚持去现场为球队加油。
提起对于万达的感情,王国亮的脸上瞬间洋溢起了自豪的神情,“就是高兴,太高兴了,感觉又能看到大连足球重塑辉煌的样子。”
 整个2018赛季,王国亮父子二人几乎没有缺席大连队主场比赛,尤其是最后一场保级生死战,因为要找一个靠近过道的方便座位,他们需要提前两个半小时到球场,那天天气很冷,王国亮就裹着一件大棉袄在看台上坐了四个多小时。
比赛第64分钟,卡拉斯科打进锁定胜局的进球。看台上的王乐祥与王国亮紧紧拥抱在一起庆祝,他虽然看不见,但群情激昂地欢呼声,他听到了。
 “那一刻,比赛没有了延迟”
 新赛季,由于大连主场实行对号入座,王国亮父子遇到一点儿难题,由于两组套票的座位并不在一起,按照安保的要求,两人必须从不同入口进到看台,不过由于父亲的特殊原因,在听王乐祥解释后,执勤警察也对此予以理解。
 第一个主场比赛后,王乐祥将这个问题发到网上寻求帮助,很快,球队队长秦升就联系上他,并让俱乐部帮助协调了这个问题,最终有关方面同意二人可以从同一入口一起进入球场。
 在获悉王国亮和王乐祥的事情之后,体育广播的同行们也将王国亮父子请到球场的直播包厢内观看比赛,除了看球环境的改善,对王国亮来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听到的解说没有任何延迟。
 坐在解说员旁边的王国亮,摘下了收音机的耳机,轻轻攥在手里,他静静地听着与赛场同步的解说,望向远处的球场,目光炯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