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迎来了一次实质性的转型
二类
2019年老总信箱红字大全-信箱红字-今日特马结果_礼包纸箱批发
admin
2019-04-06 13:25

今年4月3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成员国外长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其70年庆典。NATO被公认为世界史上最持久的军事同盟。70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目前的NATO预算纷争是利益之争,外界也纷纷发出NATO是否还有必要维持下去的质疑。但至少在华盛顿峰会期间,有人仍在为NATO的下一个70年鼓与呼。美国的统治精英仍然明白,NATO是“西方的世界秩序”或者“美国的世界秩序”军事方面的重要组成部分,NATO是绝对不能消失的。
今年1月2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两党立法,表达了国会对NATO的坚定支持,其中有一项规定是拒绝总统特朗普潜在的尝试退出北约的任何努力。“这项法案明确表示国会依然相信北约的使命,并将阻止任何尝试破坏或退出北约的做法。”
冷战后北约如何解决正当性问题
NATO自1949年成立以来的这70年可以分为前40年和后30年。前40年是NATO的冷战岁月。后30年是冷战后的岁月。任何国际组织,更不用说如NATO这样紧密而复杂的同盟性组织,其存在的正当性是最为关键的。在冷战时代,在西方内部,NATO的正当性不是问题。冷战结束以来,NATO的正当性,时不时地、逐渐地在联盟内部和外部,成为一个大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冷战后时代,NATO通过转型适应新的战略环境、寻求其存在的新理由。客观而全面地看,在过去的将近30年,NATO在转型方面取得了进展。NATO能度过冷战后的30年,正是因为其相对成功的转型,而这种转型则为NATO在21世纪的存在提供了正当性或者理由。
本文不是为了赘述NATO在冷战后时代的转型,但不得不说,NATO已从一个冷战时代的西方军事同盟转化为充分考虑政治和社会因素的集体安全共同体;NATO所要面对的已日益超出传统军事威胁的范畴,而是多样、复合的“非传统安全威胁”;NATO的防御范围尽管仍然以广义的北大西洋地区为主,但却与世界各国建立合作关系,打造高度全球化的NATO。
特朗普政府挑起的关于NATO预算之争和要求NATO富裕的成员国多分担责任,表面上是NATO内部的利益重新分配,但实际上是NATO必需经历的大转型。
如同其他国际组织,NATO内部的治理的成败得失决定NATO的存续。更加合理地分摊预算责任,并不是只有美国的特朗普政府才如此关心的,NATO中有这样立场的人不在少数。因为人们知道,NATO要有未来(我们知道,关于“NATO的未来”的会议不少),其成员之间的经费或者预算分担确实要合理才行。NATO里的欧盟成员,有一些早已是财大气粗,确实应该分担更大更多的NATO责任。在美国持续的经济民族主义和高涨的民粹主义的要求下,特朗普政府迫使NATO其他成员在集体防务上多花钱、更“公平”地分担集体安全成本的强硬立场,客观上成为迫使NATO在21世纪的现有条件下进一步转型的动力。
特朗普的压力下,欧洲会抛弃北约吗?
不能不看到,受到特朗普政府的压力和呼吁,NATO内部的大转型可能加快。这可能成为NATO的一次实质转型。困扰NATO多年的“集体行动困境”,即NATO其他成员,至少是那些富裕的NATO成员付费不足的“搭车”问题将获得一定程度的解决。
一旦NATO内部责任厘清,不仅减轻了美国维持NATO的高昂成本,而且这一番更新有助于NATO更好地应对一个多样多元的复杂世界。这样的新NATO可能会成为跨大西洋地区的新的安全和战略秩序的代表,甚至成为西方探索未来世界秩序的一种模式。
特朗普等认为NATO过时、威胁撤出NATO,实际上应该视作是让NATO的欧洲成员承担更多费用的策略。同样,欧洲国家通过加强欧洲之间的防务合作,是应对特朗普政府压力的策略。这次NATO在华盛顿举行的“70岁生日庆典”表明,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压力,欧洲的NATO成员国必须思考NATO如何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生存下来,这就不得不承诺“公平合理”地出力,而这将为NATO未来的转型扫清了一些障碍。
70岁生日之后,NATO的持续可能意味着:第一,在特朗普政府代表的新的美国霸权下,想“搭车”的都要付费。对于NATO成员和攸关者来说,不管是哭还是笑,不管是否情愿,只要还想维持NATO的存在并留住美国,都不得不照办,除非他们拿不出钱。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政府整顿NATO会起到一定效果,付费不足的“搭车者”将补足车费,今后则足额付费。
第二,付费不足不能“搭车”,NATO的离心力确实可能增加,那些与特朗普同样有着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心态的欧洲人会觉得不如不“搭车”NATO。但是,这样的“小算盘”只是想想还可以,在现实情况是实现欧洲防务独立的宏愿还是遥遥无期的事情。至少目前还没有能替代NATO的组织。欧洲和欧盟国家,包括在冷战后新加入NATO的欧洲国家以及正在申请加入NATO的欧洲国家,即使要增加“搭车”的费用,在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内仍然无法舍弃NATO。尤其是在欧盟内部一体化正在遭遇重大的挑战、欧洲面对的区域性(如中东北非、地中海)和全球战略环境发生突出变化的情况下。